[Theater] Fusiform

前一阵发现了Talking Band的存在,和不少纽约的传奇剧团属于一个时代,就留意了起来,刚好最近发现有个朋友在为他们工作,知道了这场演出。当然是赶快去看。看完最突出的感受是,好像我想象中的布莱希特戏剧啊。然后看到了剧作家的访谈,她做戏剧就是因为看了Man is Man以及Living Theater的生活受到的震动。没想到有这样有趣的传承关系。

从大处看,戏探讨的问题是深刻的,对当下非常必要;从细节处看,则非常精妙复杂,既有情节和机关的复杂,表演调度的复杂,又有人性的复杂。组织的方式上讲,有一个明确的故事框架,但真正要讲的内容并不在这个框架里,而是体现在每一场以及演出的各个方面。这是我一向喜欢的方式,而且并不传统。但这部作品不知为什么还是有陈旧的感觉,想来想去可能是因为情节的曲折精细加上美国传统歌舞表演的效果:情节太巧像回到莎士比亚,歌舞表演又让人想到百老汇。但这部戏完全不是莎士比亚或百老汇,而是相当动人的作品。打动我的是科学家的学问和生活,深刻的友谊,以及衰老的身体。是身体在舞台上拼劲全力的那种危险,衰弱的空间气氛里毫不妥协的灵魂的活力。

[Theater] Fusifor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