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的帐篷

团体似乎又有了一丝生机,有慢慢形成的力量,也可能只是某些老人懒于劳动造成的暂时状况。戏的内容上失去了主体性,但剧作家在努力寻找和赋予主体性。准备的经验,所记得的就是接纳,耐心,持续的劳动。演出的经验有所不同,失去了文化界的关注,在暴雨中为村民进行的演出是畅快淋漓的体验,在文化园区则与资本形成了颇为尴尬的关系,也体现在了和观众的交流中。结束之后,很快进行了分享,但似乎对人们并没有形成吸引力。分别的时候,一起去看雅龙演出时,孙柏出现,情绪复杂。这时候大造的精力分配也和以往不同,韩国的政治运动非常活跃,也对他的戏剧感兴趣,他和中国和关系中似乎失去了兴奋点。

2018年的帐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