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河谷去

是地平线上不整齐的一段,
New York City。
人们想尽办法从那逃开,
满心厌倦,可能还有恐惧、焦躁,
顺着河谷
向上
越远越好。
要冷点好,有新鲜的风,
到森林去,到山顶去。

自然逐渐掰碎着城市的身体,
眼睛寻找单调,神圣的无聊。
上到山顶庸俗的小塔去,
为了无所事事
辨认一模一样的
糖包山,
安东尼的鼻子山,
钩子峰,
……

在较长那条地平线的尽头
有海市蜃楼一样的微小波动,
淡影边缘现出戏剧化的天际线轮廓。
又一下子认出了
New York City
这时像是轻柔的梦境。

向河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