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喜洲的时候

黯淡的厨房里,我把下午买的蘑菇拿出来洗。记忆中洁净完整的蘑菇上居然有好些个黑色的小蠓虫。是要做好几个人的晚餐,所以不能任性,我拿着蘑菇一朵一朵在水龙头下冲,好像总冲不干净。洗完了,又翻看几次,再冲洗,直到确定干净了。

晚上记不清楚了,应该是又去X房间里喝茶,抽烟,说话。要离开了,总想多一起呆会儿。也担心第二天爬不起来。

第二天很早就醒了。睁开眼,看到被子上有掉落的黑色小虫,和蘑菇上的一样。睡意一下子就没有了。床和窗子之间的地板上,密密麻麻落了上百只,看样子都已经死了。很快地收拾东西离开房间,叫了一辆车,就回了城里。天光刚亮,还没有人醒来。

之后断断续续拉肚子一个礼拜。我好像总是急急忙忙的,到这里,那里,并没有什么事发生。已经两年多了。

在喜洲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