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NYT的剧评我就要打自己了

最近看David Greig的剧本看得很开心,没人可以聊,就搜点久远的评论看看。主要看 The Guardian,短短浅浅信息不多,但多数得体,有些颇有见地。搜The American Pilot的时候一眼看到在纽约演过,忍不住打开了NYT的剧评,又是一股纽约剧评人教条、陈腐、自恋的臭味,(这里是大约三四百字的心理分析嘲讽辱骂为了省下时间吃午饭就不写了)。为什么我不长记性。也许是想一次次确认对纽约戏剧界的厌恶??

再看NYT的剧评我就要打自己了

死吧

一天早上,Trump走进办公室,立刻感到自己一股脑漏到了楼下,摊在一大块金属表面上。白宫的地板变成了绞肉机。肉泥、纤维、骨头和毛发的混合物被收集起来,船运出海,之后在工厂里加热,调味,晾干,成为泰国方便面调味袋粉末中的一部分。这些方便面在仓库里放了很久,终于被运到船上,准备抵达美国发给中部乡村地区food bank的客户。结果入关手续等了太久,因为过期被和港口地区的垃圾一起集中处理掉了。

一天下午,Trump拍视频前发现自己无论如何记不住讲稿,就把内容打印成大字放在摄像头后面。字太大,他的眼球在过于快速的移动中拉断了头部的血管,右半边身体瞬间失去活动能力,失去平衡向前摔倒,被麦克风穿过喉咙折断了脖子。

一天夜里,Trump在梦中收到塔利班的传话,于是用Pashto语问候他们,被匆匆赶来白宫警卫击中膀胱失血而死,卧室里的尿味很久没有散去。

一天晚上,Trump在体育馆鼓励支持者自由地去工作,去袭击坏人。在场的人们激动得互相拥抱。一个月后,Trump又途径同一地区去往下一个集会,被睡眠不足的救护车司机撞车,换乘另一辆车时被睡眠不足的运尸卡车司机碾过变成公路马赛克。

……

泰坦尼克号上的人们,在与命运硬撞之前的几个小时,有些自欺或乐观地觉得会好起来,有的虽然明白事情的发展,也是用看戏的心态看别人,看自己,有的机械地继续表演。还能怎么样呢。本能和无能一样有趣,而罪恶从来都在那里。

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