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乏味的时候
被自己带回梦里
梦是我的故乡
时间和空间的迷宫
覆上五颜六色的补丁
直到醒来的一刻
信息级数衰减
迷宫快速破碎
碎片越来越小

少年时的忧愁
不重要的执念
缠缠绕绕
走来走去,犹豫,思前想后
造出不陌生的世界
有秘密的欲望
有不满不甘
不再提起的在意的事
以为忘记了的人
以为不了解的方式

有时候我在其中
有时候不在
有时候抽离着,看着
无法感到拥有周遭
而意念仍能撬动事物
让我流连
不想浮回现实
不想思考迷宫的意义
不想忘记
不想分析自己

分析让事情肤浅
而诗无可取代

Empathy

我厌恶这个词。因为厌恶而不想谈论。因为讲不清为什么厌恶而不想谈论。因为厌恶而觉得自己愤世嫉俗。讨厌自己愤世嫉俗。无法接受自己不愤世嫉俗。

这个词后面有优越和傲慢,包含着精心计算仔细拿捏的姿势。我的想法来自经验,没有论证。

不使用empathy的人是因为没有习得吗?我不这么看。只是每个人习得使用的范围不同。有些人觉得有些人缺乏empathy,是双方划定的范围不同。范围可以无限大吗?现实是不能。那么谁的范围更加正确?声音大、叫声好听的人的范围更正确。不使用empathy的人是因为不善良吗?同理可证。不使用empathy的人是因为没能力吗?同理可证。

讲世界缺乏empathy可以保持讲话人的优雅姿态。讲世界缺乏empathy可以避免归罪于人,尤其是能让你穷、不自由、不好看的人。讲世界缺乏empathy可以生产化,产出文章、讲话、品牌,然后交换。讲世界缺乏empathy可以让听者在反思自己中逐渐缩小,让讲者高大有力,而更多的人是不会听到的,他们最好也不要听到。

这种恶心的感觉,和我对拉美白色富人的无名愤恨,有某种奇妙的相通之处。不能想清楚。去想,用某些语言去想,就已经是一种投降。

Empat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