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tre]TROOPER’S BROTHER

其实这是一个dance或performance,但也可以看成dance theatre吧。

是关于人的身体的,疾病的体验。舞台上有四个舞者的身体,棕色纸做的偶,大小各异的乳房道具。

开头是人体和人偶的重叠,表演者与不到半人高的人偶一同运动,手连着手,脚连着脚,有重影的意象,也有被困感,在空间里劳苦疲惫地移动。之后有舞者手持乳房的可笑又可爱带一点激昂的舞蹈。乳房道具尺寸越来越大,荒诞搞笑,然后回到有点伤感的真实,与人偶、被纸捆起来的身体并置。之后三个人偶同台,转入we are the champion的音乐,有一种搏击新生的感觉。自然过渡到用乳房道具进行的球类运动:排球,乒乓球。下一幕是表演者隐藏在一大张纸的背后的movement,非常日本的视觉。转入同样日本感的与大量纸做的长蛇或鞭子养的物体的搏斗,也许是象征着身体的组织?舞蹈非常激烈,有传统戏剧武戏的感觉,纸蛇从舞者身体脱离散落一地。接下来是我最喜欢的一幕,操控人偶和玩球最自如的高个子演员独自一人在场上,一点一点拾起所有的纸蛇,在舞台的一侧堆成一座小山。动作朴素,感觉可以永远看下去。最后,人偶和道具短暂出现之后,是创作者的独舞。手持半个乒乓球大小的一对乳房,时而像内心独白,时而像祈祷,有私密感,也非常开阔。与此同时,那张大纸慢慢退到了舞台深处。

看的时候可以解读出各种疾病体验:对疲劳的认知,想要给身体鼓劲通过行动恢复健康的努力,对身体器官的重新审视,对异物感的体验和接纳,告别,以及期待。在现场是很感动的。被很多细节感动,被表演感动,被幽默感动。有连接的感觉。这就是现场表演的意义吧,不需要完美,不需要高超,但是无可替代。

[Theatre]TROOPER’S BR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