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想着暴雨和地震
手在为工作打字。写奶粉广告。
四维营养,健康身体,学习能力,全方位

每种商品,都是洒满阳光的教派,
给你一切好
只需要一点钱,
谁都有的一点钱,谁都能有一切好。
但谁都不想这些。
每一人,那么好,唯有自己能得到
被种种不分阶级的好,喂大,
寄托种种便宜又美丽的愿望。

又有那些她、他、她、她
心里齐齐酿着灾难,
下着一些个
破碎的梦境,一些发泄般的力,
一些疯病,巨大的气球
玩笑似的挤压过来。

那都是空气里够不着的,
言语无法穿透,身体也无法穿透的
没来由的火。
窗后他穿着洗衣粉味的衣服,非常干净
为着实际的生活,
单纯地奔跑和烦恼着。
我曾经喜欢上,穿着这件衣服,
向他看了一眼,就想到更大的雨。

挤1

很久没写东西,没冲动。
但今天必须写。
心里有事,也没事,过得非常浅薄,不想思索或者追求什么。低谷?还是真实的人生。
也许过后会后悔,也许就这样不假思索地坠落。

已经开始怀疑“创造”这件事。所以,做,或不做工匠,也许都是荒谬的想法。

屈从于廉价的情感,便利和习惯。条件反射般地给出积极回应,条件反射般屏蔽所有其他人。越来越感觉不到自我。服从许是早就设定的界限,不加判断和选择。并且幻想着放弃自我控制。

在看一本关于植物的科普书,无法理解对植物倾注如此多的情感,加入同理心和想象,把现象变成故事的行为。但很多人都是这样。爱机器的人,爱技术的人,爱人的人。也许也就是要这样,也就是这样才能活。

挤1

新安江

旧班船,
铁皮哗哗响,
发动机轰轰抖动;
雨落在船顶,
像一阵阵海潮。

半老的篷船,
倚在草根的泥土上。
真鲜的气味。
闻起来不禁有点贪婪。

山、树、水面、空气……
雨把一切结起来,
大块的凝胶
杀死了我们,
让我们和过去
紧抱。
有一种腥甜。

船过城顶,
雨突然急得
在水面风云变幻,
像这五十年。
在这里
山保持了幼年,
是坟的形状。

梦中这里曾更幽暗。
雾气背后,
水波晃动连片岛屿,
倒影是根须,
摇荡着伸下去,
系在冥水深处。

眼前这些,
暗红暗黄土壤、
岩石岛,
大面积的灰色反光,
水上的朽枝、塑料包装、旧鞋、死兽,
意外的
这些不意外,
是梦中恐惧
更清楚的形式,
是天空让人颤抖的
那块蓝到发黑的
纯粹的蓝。

新安江

午后有梦

在梦里
竹子还在上海等我,
在火车站见面时,
她骑了一辆自行车;
而我八年前那辆
也瞬间回到手上,
还是旧旧的,
有一点笨重。

敏敏在旅馆,
还有一大屋子人。
男男女女,
都是故人。
许多床一字排开,
人们进进出出;
一只豹子在床上,
熟睡。
这里变成了合肥,
或是别的哪个南方城市。

我说我们去上海吧!
竹子和阿呀都在。
我们可以一起
吃那块大蛋糕
或者出去走走。

我们假笑着进入沉默,
一个个人影掠过,
陌生又曾经熟悉。
想到后悔的事情,
想到曾被珍惜。

纪念碑一样的大城市,
我沉浸其中的隔阂。
慌慌地我在飞机上,
到不了,离不开,
永远在飞机上。
醒来只有窗外的雨。

午后有梦

雷光

外头下着大雷雨,
屋里一切都汗涔涔的,
包括我。
我在想明天的事儿。
强光来的时候,
还以为和我有关。
明天太难,
不会想出结果,
最多是,
把明天给想成今天。
像扒住斑马脖子,
黑白黑,
一路数过去,
一样又不一样,
就到了尾巴 。

雷光

春天

  夜晚从地面仰头,看春天的新树叶,像一大片星星糊在天空上。天空黑的,却见蓝色,浅绿也不苍白,透透络络的。这时候喉咙里、额头上都有许多花要涌出来开出来,忍不下去,拽着我朝前走,走到夜晚也不寂静的汽车和楼宇的世界里。有星点的从眼睛里溅出来,眼睛就跟着颤。
  一瞬间我意识到千万个世界,念头都只一闪,无法细想。感觉却是丝丝清楚,将周边的气味和我裹到一处。没什么可怕,没什么不同,没什么打算。什么打算也没有。这魂聚着,无谓也无望。
  曾觉得空掷了去最美,执念的美,掷起来却踉跄,却局促,手势在半空停着,尴尬也顾不上。

春天

电梯

老人身上有种腐败的味道。
今天在电梯里,
我闻到了。
电梯里没人,
让我觉得
自己像分秒聚散的游魂。
我被那味道抓着,
那味道,
那被涂抹的
正在风干的青灰色。
在家里,
在公交车上、超市里,
长久地我被这味道敲击着。
这恐吓和最可靠的等待。

电梯

下午

先让这房子恢复运转,
再来看。妈的,
我还剩下点什么!
半瓶威士忌。

不再有分类了,
一种新的秩序。

我开始后悔。
当时为什么没吵上一架?
我的爱
还是太少了。
只顾着
赶紧过去。

下午

没有标题

焦虑
我现在觉得焦虑
每天都在焦虑中度过
开始我愿意分析一下
愿意鼓励自己一下
安排自己做点事
后来我放弃了
一个一个小小的放弃之后
我放弃去计划
放弃想自己是不是失望
开始写这些也出于无聊
我记得世界上有一些好东西
曾经对我来说是那样
现在我只想找让我继续下去的东西
随便继续什么
只要继续
继续醒着
继续看着
继续
继续活着
继续不想这样算不算是活着
我如果接着说什么
就是因为我为继续这些字找的借口
不这样我不知道怎么继续
不得不睡的时候就用睡觉来继续
不得不醒就醒着继续
我不看自己写过的上一行
我无法写下去
再写就要陷入思考
陷入分析
陷入自我欺骗
思考让我难受
分析让我恶心
做些最简单的事情
最好还有些微的快感
趁着快感继续下去
快感之后又是恶心
那就换个姿势恶心
受不了就再换
再恶心下去是什么
肯定不是幻想
幻想让人浑身轻松
幻想过后人总要想
想要
想不要
幻想轻飘飘
包裹不了多久
打字让我有些微的快感
久了手指就酸疼
关注身体让我容易厌恶
不关注酸疼的办法就是不去想
不想到疼
就没有疼
什么都没有
空空的会害怕
那就继续打字
不管打些什么
幸好暂时我还能打下去
还能抱怨一下输入法
抱怨的时候我想起了以前无数次抱怨的念头
每一次都意识到自己做不了什么
下一次的抱怨更轻松
想到前一次的结论就够了
再下一次更轻松
更容易想到前一次
我好像在脑子里感到了逻辑
我要把它清除出去
我又好像在想这些字的命运
这真乏味
我想到自己语言虚伪的腔调
好像说着别人的话
输入法不好用
这次我想到抱怨真是讨厌的事
抱怨根本没用
而我根本没记性
每次增长一点垃圾的经验
表达不清
用的是别人碎片的语言
说给谁听
为什么要说清楚
甚至要说得漂亮
为什么要改错字
输入之后为什么要看到自己想象的字
这不公平
这已经不公平
为什么逻辑
而且是和我共享的逻辑
说到逻辑我想到小时候的玩具
说到玩具我警觉了
自己是不是在使用意象
会不会被误认为比喻
被观赏的奴才
无人的地方也在表演
没人看的字也要写清楚
可笑二字写出来
表演就更加拙劣
表演就是玩具
想玩的就成玩具
玩具这个词多么自恋
天生欠操
玩也一样
粉饰自己的高手
我现在开始能看到自己写的前一句
这影响到了我的继续
使我变得不纯粹
纯粹也是自恋
哪有什么纯粹
造字的人在沾沾自喜
又一个恶心的景象
写完的句子会变成景象
让我想吐
的景象
景象也在卖萌
使用卖萌就是使用了举着牌子的别人的词
总有些别人的垃圾堵在我的嘴边
我身体里的垃圾离喉咙太远
呕吐却只有胃酸
想呕吐的努力没有显得我更多
反而把我腐蚀得越来越小
没人看到我变小
我写完句子看到了
并得意了
这次我避开了用过的词
没有写沾沾自喜
记忆也来毒害我
让我总是记得
哪怕一小点
记得让我难受
让我想吐
吐在键盘上吗
胃里翻滚着
胃酸形成了云
把我的一部分身体带到高处
这样写让我觉得更恶心了
而且我有了不删掉这些字的想法
一切都说明我庸俗不可救药
庸俗本来就是用来自恋的词
这个词让人多么喜欢自己
多么喜欢自己才会说自己庸俗
厌恶自己更是
更说明无可挽回的自恋
恋字更好地说明了一种恶心
我的喉咙开始发胀
现在我需要阅读上一行字了
依靠阅读上一行字来继续
继续到什么时候不再继续
想到这个一切变得乏味
更乏味
阅读上一行字也变成了
继续的方式
现在我就是这样继续的
也许过一会儿我会给上一行加个回车
就有了新的上一行

空的上一行
一写就消失了
写好的这些都消失了
我变得越来越少
能少到哪里去
这让我有点兴趣
兴趣一来我就又变大了
这事情让人感到厌倦
这没完没了
然后我读回去了
甚至还改了一个错字
我习惯了在自己的恶心中活着
活着对我完全不算负担
在乎
或者不在乎
都帮助人活下去
看不出怎样活不下去
然后我删了一句话
因为那句话包含了道理一词
我无法忍受看到它的恶心
然后我又无法按捺不住惩罚自己的愿望
我现在常常能看到几行之前的道理一词
每想到一次我就把它打出来
我开始看屏幕之外了
涣散是我的武器
总是保持适度的涣散
这样就会
我在半句话的时候停住
不然就是让人厌恶的推理
够了
又是一个别人的词
打出来就仿佛看到另个人在说
不是我的语气
或者是我在说
也不是我的语气
我还没学会怎样使用自己的语气
每句话我都在模仿
不知道一句话中模仿了几个人
我是无数幽灵的传声筒
你们竟认为这组成的是个人
你们战战兢兢的样子真好笑
我也有那个样子
很大的
撒娇的时候会让我误认为这是自己
这也很好笑
很好笑让我想到讨厌的人
我就是有本事让我讨厌的人变成我的一部分
这样吃掉整个世界
吞咽无法消化的所有部分
随时有些积木硬块要掉出来
这让我走路的时候也想笑
翻个身也想
还想展示自己
其实是展示你们呀
语气词
重复说恶心这个词也让我感到恶心
把你们吐出来会怎么样
假设也是这世界上的一大罪恶
让我想抽烟逃避
我已经抽了一口
说想是因为我不会自己说话
说别人的话总有点磕磕绊绊
罪恶其实我想说的也不是罪恶
去判别就是罪恶
根本没有罪恶
我还想到你们讨论真善美
回忆也是和假设一样的东西
一个一个幻想
我在自以为忠实地记录
这两句也是你们的话
你们也不存在
你们是个投影
是谁的投影
根本也没有投影这东西
不存在东西
也不存在那一股子什么
涌动着的
总能感到的
去想就消失了
去怎么样都是消失了
假装有
假装有才能继续
不假装会怎样
也还是继续
不取悦也还是继续
取悦是又一个撒娇的词
撒娇让人幻想自己在
又是谁在撒娇
对着谁
写到这个问题我想停止
可必须戳破
因为不存在问题
这是谁在继续说话
谁是谁我根本不了解
也不存在了解
也不存在虚空
虚空也是个东西
是个词
是个幻象
幻象也是个幻象

没有标题

怀着善意去战斗

  讲道理最无趣了,还是讲讲昨天的梦。
  我在旅程里,动荡又轻松。暂居地旁边发现一间屋子,满屋圆圆的小猫头鹰。他们长到一个月大会过一个猫头鹰节。出门,从街道尽头来的都是疾速滚动的企鹅雪球,弹性很好,部分半透明。

怀着善意去战斗